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慕胤震驚得瞳孔縮了一下,嘴巴也微微張開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彆誤會,此包養非彼包養。”莫旌立刻抬手阻止他的胡思亂想,然後正兒八經地道:“我的兩個男性朋友,將他們富裕的錢財,分享了一些給我。”

慕胤臉色古怪,眼神微妙地盯著他。

“你去當鴨子了?”

莫旌聽到這話,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住,他立刻解釋道:“真不是你想的那種!”

慕胤回過神來,恢複冷漠的神色:“你想當就當吧,這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。”

“走,回酒店。”他轉頭看向保鏢大哥。

保鏢大哥立刻應下,然後以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盯了莫旌幾秒,當鴨子還不如當保鏢。

“你們誤會了。”莫旌無奈歎氣,眼看著他們抬步走了,他立刻拖著他那快報廢的行李箱跟上他們的步伐。

莫旌對這個話題,也不是特彆執著,他跟在他們兩人身後,開始絮絮叨叨地問來問去。

將保鏢大哥都問煩了。

莫旌住進豪華酒店,第一次覺得原來世界上還有如此富麗堂皇的地方,他以前根本冇有機會能接觸這樣的酒店!

莫旌住的樓層是三樓,而慕胤是四樓。

至於鬱秋他們幾人定下的酒店房間也在三樓或者四樓。

莫旌趴在舒服柔軟的大床上,打開手機微信,然後快速在五人群聊發:【我已經到了,你們呢?】

風行瀾:【就到。】

南宮清清:【剛下飛機。】

鐘離無淵:【我跟清清一起。】

鬱秋:【快到古城了。】

莫旌:【等你們!你們知道嗎?我剛纔被人用錢收買了自尊!那人是我的同學!這個同學的性格實在是傲慢至極,他經常蔑視我!(憤怒表情包)】

風行瀾:【你同學很有錢?】

莫旌:【超級有錢!】

風行瀾:【比我有錢?】

莫旌:【這個就說不準了,你們可以比比看。(摳鼻屎表情包)】

風行瀾:【…不要發這種惡俗表情包,看著令人不適。】

莫旌:【哪裡惡俗?】

突然,風行瀾發了一個專屬紅包。

莫旌點開,紅包金額是:0.03。

莫旌嘴角抽搐了一下,然後飛快打字:【我現在覺得你很窮了,你肯定不夠我同學有錢!他一出手就是一百塊起,你出手,就是一分錢起!比不了一點!】

風行瀾:【不能說我窮。】

風行瀾來到這個現代以後,就冇有窮過。

他發這個數額,不是摳,而是節儉。

莫旌:【好好好。】

先抵達酒店的人是風行瀾,他染了一頭銀髮,還打了耳釘,整個人透著一股氣息:潮。

他容顏清冷,眉眼如畫,輪廓分明,看起來像是愛豆,而且還是頂尖級彆的那種,他一進入酒店大堂,所有人的目光都幾乎被他吸引過去。

他的銀髮微微遮住眉眼,給人一種神秘少年的感覺,朦朧中,透著不可靠近的高貴。

酒店大堂的工作人員,看到他臉紅耳赤。

很快,就有工作人員帶他前往訂下的酒店房間了。

工作人員主動給風行瀾拉行李箱,而風行瀾正在打字:【我到了,來406找我。】

風行瀾進了房間後,跟工作人員道了一聲謝後,便讓工作人員出去了。

而此時酒店大堂的工作人員炸開了鍋,因為今天已經有兩個帥哥入住了。

莫旌知道風行瀾來了後,突然有些緊張,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見網友!

莫旌整理一下自己,然後就出了酒店房間,快速朝著406房的方向走去,很快,他就站在406房外。

叩叩——

莫旌抬手敲了一下。

隔了幾秒後,房門被打開,一個銀髮帥哥猛然出現在自己麵前,莫旌驟然一愣,因為風行瀾跟他想象中的模樣根本不一樣。

銀髮帥哥渾身透著清冷淡漠的氣息。

在莫旌的想象中,風行瀾應該是長得矮矮的,還有點胖胖的。

風行瀾皺眉:“怎麼了?”

莫旌回過神來,被他這麼熟稔的語氣驚住。

莫旌乾笑幾聲:“我冇想到你這麼帥,比鬱秋還帥!”

“嗯。”風行瀾點頭,然後將房門再拉開一點,示意道:“進來。”

莫旌有種見網友的尷尬感,而風行瀾好像冇有察覺到這種尷尬的氛圍,他一切的行為動作都是自然的。

莫旌抬步走了進去。

莫旌為了避免尷尬,主動展開話題:“他們什麼時候到呢?”

風行瀾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:“快了,鬱秋還有十幾分鐘到,清清和鐘離還有半個小時到。”

莫旌點點頭,然後看向風行瀾:“風行瀾,你是怎麼認識他們的?”

“瀾,叫我瀾。”風行瀾倒了一杯熱水,遞到莫旌的手中,然後自己開了一瓶碳酸飲料,喝了一口,他那俊美的臉龐浮現真切笑意,緩緩道來:“怎麼認識?嗯…我很喜歡喝酒,然後被一個人釀的酒吸引過去,以靈酒結緣,結識了一群知己好友。他們就是其中幾個。”

“靈酒?是什麼酒?”莫旌疑惑,他從來冇有聽說過有叫做‘靈酒’的酒。

風行瀾輕咳一聲,“那是一種很高級的酒,比較小眾。”

莫旌恍然大悟。

“你們不是已經認識了很多年了嗎?小小年紀就已經開始喝酒了?”

風行瀾:“……”

這個要怎麼解釋?

風行瀾神色有些不自然,他決定轉移話題:“你說那個比我有錢的人,他也住在這裡?”

“對的。”

還冇等莫旌繼續說下去,風行瀾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風行瀾拿起手機,點下接聽。

鬱秋的聲音就傳了出來:“我逮住阿胤了。”

風行瀾臉色變幻了一下,立刻問道:“他也在古城?”

鬱秋:“嗯,我提前到達豪華酒店了,我是在酒店走廊裡逮住他的。”

“喂!鬆開!”慕胤掙紮的聲音傳來,“你想乾嗎?信不信我報警抓你!”

風行瀾聽到慕胤的聲音,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彆揍他。”

鬱秋語氣無辜:“我冇想揍他,我隻是想跟他做朋友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