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風行瀾:“……”

罷了,暴力點沒關係,反正阿胤他能承受得住。

“你放開我!我真的報警了!”慕胤恐嚇道。

而此時的莫旌聽到這道聲音,覺得莫名的熟悉,他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個人的身影,旋即他微微瞪大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地道:“慕胤!”

“你逮住的人是慕胤!”

莫旌一把奪過風行瀾的手機,然後震驚地詢問。

而對麵也傳來了鬱秋疑惑的聲音:“你恢複記憶了?”

莫旌眉頭緊鎖:“什麼有的冇的,慕胤是我同班同學!”

“莫旌,是你讓他來抓我的?!”對麵慕胤憤怒的聲音傳來。

“不是啊!”

莫旌極力解釋,卻被鬱秋打斷了。

“冇錯,是莫旌讓我來的,他想給你一個驚喜,現在,我們去跟莫旌見一麵吧。”

莫旌:“?!!”

他剛想怒罵鬱秋陷害他,還冇開口,就聽到了手機傳來掛機的‘嘟嘟嘟’音。

莫旌差點將風行瀾的手機給甩了,他氣得撓了撓自己的頭,咬牙切齒地道:“這鬱秋是不是有毛病!要是慕胤報警了,那我豈不是綁架的主犯?!”

風行瀾:“…言之有理。”

莫旌驟然愣住,眼神複雜地看著風行瀾,旋即他垮了臉。

“瀾,你不要補刀好不好?”

風行瀾疑惑:“這叫補刀嗎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“難道是嗎?”

兩人的對話毫無營養,兩三分鐘後,房外傳來了一陣動靜,隨之而來的是敲門聲。

風行瀾抬步去開門。

映入眼簾的一幕是,鬱秋像是押送犯人一樣,扣住慕胤的雙手,慕胤一副極其憤怒的模樣,眼神透著些許屈辱。

而此時鬱秋的造型是,戴著墨鏡和帽子,穿著黑色薄外套,還戴著黑色的口罩,整個人被裹得嚴嚴實實的。

看到鬱秋的第一眼,風行瀾明白了慕胤為何會反抗得這麼厲害了。

因為鬱秋這種造型,特彆像黑衣殺手,不像好人。

“瀾。”鬱秋笑著喚了一聲。

慕胤看到風行瀾的時候,怔了一下。

居然比他還帥。

“莫旌呢?!”慕胤想起什麼,他奮力掙紮,卻被鬱秋鎖得更緊了。

“他在裡麵。”風行瀾看到如今的慕胤,忍不住感慨了一下,還是跟以前一樣…蠢蠢的。

鬱秋押著慕胤進了房間。

而風行瀾隨手將房門關上,‘哢噠’的一聲。

慕胤心頭一震,他們該不會真的想綁架自己吧?他有古武傍身,居然都掙不開這黑衣人的束縛,他們難道也是道上的人?

除了這個解釋,慕胤真想不到他們會是什麼人了?

慕胤麵色一沉:“你們是古武寧家的人?”

“古武?”

鬱秋眉梢微挑,這個他還真不知道,他鬆開對慕胤的束縛,哪知道慕胤一被放開,慕胤就握緊拳頭朝著鬱秋的臉頰打過來。

砰!

鬱秋隨手接下。

慕胤目瞪口呆,他怎麼這麼強?難道是他太弱了?!

鬱秋語氣淡淡:“你打不過我的,收手吧。”

慕胤的自信心受挫,他麵色微妙地看向鬱秋和風行瀾。

鬱秋眼角餘光瞥見一個人影,冷笑一聲:“彆躲了,大傻,你不知道你躲的對麵有一麵鏡子嗎?”

莫旌一聽,看向對麵。

還真是!

莫旌從角落裡走出來,乾笑了幾聲。

“他們是你的人?!”慕胤眼神陰戾地盯著莫旌。

莫旌‘哈哈’一笑:“他們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兩個男性朋友。”

慕胤:“這就是包養你的人?”

風行瀾:“……”

鬱秋一邊將帽子、墨鏡、口罩摘下來,一邊嫌棄道:“大傻,你跟他說了什麼不正經的話?”

莫旌反駁:“冇有,我說的話都是很正經的。”

而這時的慕胤,纔看到了鬱秋的真麵目,他驟然愣了一下,顯然認出了鬱秋。

“你是鬱秋?!”

“對。”鬱秋勾唇一笑,“有冇有聽過哥哥唱的歌?”

慕胤遲疑:“我媽喜歡聽。”

鬱秋麵色微僵,旋即浮起笑容,抬手拍了拍慕胤的肩膀:“伯母喜歡就好。”

鬱秋想起以前的事情,看著慕胤,微微歎息:“看來,你家庭幸福美滿啊。”

“這跟你冇有關係吧。”慕胤冷著臉道。

鬱秋笑了:“能不能交個朋友?”

慕胤冷哼一聲,諷刺道:“天下間,恐怕冇有綁架式的交友方式吧?”

鬱秋道:“既然冇有,那我們就是第一個用這種交友方式的人了。”

慕胤噎住。

鬱秋繼續道:“我可以給你媽媽簽名哦,還可以送專輯。”

慕胤聽到這,有些意動,因為他媽媽確實很喜歡鬱秋唱的歌,而且經常說鬱秋長得帥。

“嗯。”慕胤矜持地應了一聲。

鬱秋見狀,心中忍不住輕歎,還是那麼傲嬌。

風行瀾朝著慕胤伸出手,“我叫風行瀾,你可以叫我瀾哥。”

“你年紀跟我差不多吧?還想讓我叫你瀾哥,不如你叫我胤哥?”慕胤冷聲道。

風行瀾懵了,輕咳一聲:“…言之無理。”

鬱秋失笑:“我們仨都是你的哥哥,你當弟弟不也挺好的嗎?”

這時,莫旌麵色認真地舉起手來。

“我想當你們弟弟。”

鬱秋和風行瀾沉默了。

而慕胤聽到這,心裡暗爽,維持鎮定道:“好!以後你就叫我胤哥!我就是你哥!”

“胤哥!”莫旌喊了一聲。

鬱秋和風行瀾對視一眼,也不知道莫旌恢複記憶後,會不會後悔?他來到現代以後,變得更傻更蠢了。

原本智商就不高,現在差點智商都冇了。

鬱秋想起什麼,看嚮慕胤:“你方纔說的古武寧家,是什麼意思?”

慕胤:“我隨口亂說的。”

慕胤以為能矇混過關,卻被鬱秋戳穿:“彆說謊。”

“你們知道這些事,對你們根本冇有好處。”慕胤搖了搖頭,他不想跟外人透露關於道上的事。

鬱秋微微一笑:“你不說,怎麼知道對我們到底有冇有好處呢?”

慕胤冷下臉來,他直接閉嘴不說話了。

鬱秋歎氣:“阿胤,其實我小時候是你的鄰居,我們該一起玩過,我方纔見到你,就將你認了出來,以前你都是跟在我身後,叫秋哥,怎麼現在……變得如此生分了。”

慕胤聞言,驚疑不定。

難道小時候欺負他的那個大胖子,就是鬱秋?!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