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“你改名了?”慕胤半信半疑地看著鬱秋。

鬱秋冇想到他也真信了,他點點頭道:“是的,以前的名字不太好聽。”

慕胤腦海裡浮現出小時候那個大胖子的模樣,再盯著鬱秋那俊美妖孽的容顏看了好一會兒,心中微驚了一下:男大也有十八變。

慕胤想到自己被欺負的遭遇,頓時冷嗤一聲:“確實不太好聽,以前你叫張三四。”

張三四?

鬱秋嘴角抽搐了一下,他觀察慕胤的神色冷了幾分,心中隱約猜測到了一些緣故,他當即輕咳一聲,繼續扮演下去道:“對不起,以前都是我不好,我們以後還能做朋友嗎?”

慕胤聽到他的道歉,臉色緩和了一下。

慕胤傲嬌地說:“看你表現。”

鬱秋:“……”這小子,還真是,給他一點甜頭,他身後的尾巴就翹到天上去了。

鬱秋繼續不動聲色地試探:“以前你就跟我說過古武寧家的事,你忘了嗎?”

慕胤皺眉:“我怎麼不記得了?”

“你可能忘記了。”鬱秋臉不紅心不跳地道。

風行瀾看到鬱秋這麼快掌控局勢,將阿胤騙得七葷八素的,心中忍不住感慨一聲。

還得是鬱秋啊。

莫旌伸手扒拉了一下慕胤的衣服,眼神好奇地問:“胤哥,古武究竟是什麼?武術嗎?”

慕胤聽到他的稱呼,心中突然有些暢快,他睨了一眼莫旌,心裡暗忖:收一個小弟在身邊,也不錯。

慕胤見他們這麼好奇,然後從褲兜裡掏出一張黃色廣告卡,“你們見過這個嗎?有冇有收到?如果冇有的話,我告訴你們也冇有用。”

黃色廣告卡一亮出來,就吸引了他們幾人的目光。

先出聲的是風行瀾。

“咦,我有。”

說著的同時,風行瀾從口袋掏出一疊的黃色廣告卡,起碼有十張。

慕胤震驚得瞪大眼睛,旋即,他不顧形象伸手奪過風行瀾手中的黃色廣告卡,仔細看了好幾眼。

真的是修真界新人大賽的入場卡!

有這張入場卡,就代表他適合修真,可以有資格去參加或者觀看新人大賽的畫麵。

莫旌猛然一驚:“這個東西啊,我也有!在飛機場那裡,不知道是誰在我的揹包塞了一堆,可是…我已經將這些廣告卡扔進了垃圾桶,這個有什麼用啊?如果有用的話,我立刻就去垃圾桶撿回來!”

慕胤心中被震撼了,彆人能收到一張,已經很不錯了,他們居然能收到一堆。

這豈不是說明他們的修真天賦很高?

慕胤看向鬱秋,喉嚨滑動了一下,有些艱澀開口:“那你呢?張三四。”

聽到‘張三四’這個名字,鬱秋眉心跳了一下,他道:“以後叫我鬱秋,或者秋哥,至於這黃色廣告卡,我進酒店時,有人塞給了我,但我隨手就扔在了酒店大堂的垃圾桶。”

慕胤:“!”

他們三人都有!

慕胤麵色複雜,“好吧,我告訴你一些神秘的事情。”

在聽完慕胤的話後,莫旌的世界觀都快要崩塌了。

這世上,居然還真有修真的?

而鬱秋和風行瀾互相對視一眼,笑了。

這十八年來,他們居然都冇有發現這麼有趣的事情,修真?聽起來跟他們那裡很像。

還有一件事,他們很是在意。

就是慕胤提到過‘隱世族地’‘玄術雲家’‘古武寧家’這些字眼,在來藍星界前,箏箏都有跟他們提到過。

“玄術雲家,嗬……”鬱秋眼神陰冷,語氣涼薄。

如果冇有猜錯的話,那玄術雲家就是箏箏以前待過的地方,那麼,那些曾經欺辱過箏箏的人,是否還存活於世呢?

他還真是好奇呢。

鬱秋麵色冰冷。

而風行瀾也猜測到了,他皺起眉頭,想著如何進入隱世族地,然後幫箏箏報仇。

在此之前,他要讓風叔將他那把珍藏的劍送過來。

來到華國以後,他雖然無法在外麵練劍,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他還是偷偷跑到一個隱秘的地方,練習劍術,與其說練習,不如說是犯了劍癮。

風行瀾想到這,直接拿起手機,撥通一個號碼,語氣鄭重道:“風叔,勞煩您將我珍藏的劍送來古城。”

劍?

慕胤愣住了,“什麼劍?”

風行瀾交代完後,便看嚮慕胤道:“我練劍術的,既然參加新人大賽,應該是可以用劍的吧?”

“你也想參加?”慕胤震驚,“可是距離新人大賽還有兩天的時間,你現在還冇有正式進入修真界,參加這個大賽,你也隻是做一個炮灰而已。”

“炮灰?”風行瀾怔住,反問:“你是嗎?”

慕胤搖了搖頭:“我自然不是。”

風行瀾頷首,一本正經地道:“那我肯定也不是,因為我比你強。”

慕胤噎住:“……”這人居然這麼自信!

“我也參加。”鬱秋勾唇一笑。

莫旌惆悵道:“啊?你們都參加啊?那我呢?我不會古武啊!”

鬱秋視線瞥向莫旌,“大傻,你現在還是乖乖看戲比較好。”

莫旌不甘心:“教我兩招唄,說不定我天賦異稟。”

風行瀾抬手拍了拍莫旌的肩膀。

“我教你。”

“好!”

突然,微信訊息響起。

鬱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,然後道:“他們到了。”

慕胤還冇從他們要參加新人大賽的訊息中晃過來,就聽到鬱秋一句‘他們到了’,他心裡疑惑,究竟是誰到了?

正當他不明所以之時,房門被敲響。

鬱秋直接去開門。

“他們都在這裡,阿胤也在。”

“阿胤?你找到他了?”

“偶遇的。”

“我想看看現在的阿胤究竟過得怎麼樣?”

鬱秋和一男一女的交談聲傳來,另外兩人似乎對慕胤很是熟悉。

慕胤心中隱隱覺得奇怪,正當他想問出來的時候,隻見兩人走了進來,那女生穿著一條青色的碎花連衣裙,披著牛仔外套,雪白柔嫩的肌膚,柔順的頭髮,獨有氣質的清冷美人。

她小跑著衝過來,笑容驚豔,越過風行瀾和莫旌,直接一把抱住了慕胤。

“阿胤!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