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戰場上。

荒州王府的人們,已經摸完屍體,歡樂的將繳獲堆成了一座座小山。

兵器!

金銀!

剝下來要清洗的衣褲!

數量不少。

小白帶著幾個老頭子,拿著王府賬簿,開始清點。

這一路之上,窮苦之人太多,王府的銀子、糧食、藥材都快發完了!

幸虧這裡還有一個大夏領土內最大的匪寨!

現在,該是補給王府內庫的時候了!

小白抬頭,看著夏天遠去的背影,不厚不薄的小嘴勾起一絲笑意!

很有深意!

另一邊。

司馬蘭站在車轅上,看著夏天遠去,秀眉輕皺,我見猶憐!

司馬戈在旁看得真切:“小姐,你是擔心王爺用美男計入主荒州?”

司馬蘭點頭:“是!”

“因為,那是最好的方法!”

司馬戈貝齒輕咬紅唇:“小姐,你為何不細細問那白鳳長什麼樣子?”

司馬蘭搖頭:“傻小戈,王爺不問,我就不能問!”

司馬戈一愣:“為何?”

司馬蘭看著夏天一行的火光,耐心解釋:“王爺不問,是表示對白鳳不感興趣!”

“如果我細細問其容貌,就說明我吃醋了!”

“就說明我介意了!”

“嗬嗬嗬”

司馬蘭笑得意味不明:“小戈,小姐我這麼豁達的人,會吃醋嗎?”

司馬戈點頭:“會!”

司馬蘭臉色一肅:“能弄到那白鳳的畫像嗎?”

“我想看看,那蘇琪眼中的美人,究竟有多美?”

司馬戈的眼睛青筋劇烈跳動了幾下:“能!”

司馬蘭閉上美目,酥胸有些起伏:“三天後,我就要看到那白鳳的畫像,好為王爺謀劃!”

“是!”

司馬戈:“我馬上就去安排!”

司馬蘭點頭:“還有,告訴阿姐,清除這周邊的探子!”

“荒州王府的實力,現在必須隱藏!”

“是!”

司馬戈領命而去。

不久後。

天門山周圍,殺戮再起。

一個白衣蒙麵少女,身邊跟著一個小藥娘打扮的蒙麵女子,將埋伏在天門山各處的探子全部殺光。

皇城司的探子,再次遇難!

殺戮休止時。

那小藥娘打扮的蒙麵女子纔拿出一根銀針問:“小梅,我們跟上荒州王嗎?”

司馬梅點頭:“不!”

那小藥娘玉手在銀針上摩挲,一雙清純的大眼中滿是戰意:“今日,我就要和他討教銀針之術!”

白紗蒙麵的一枝梅搖頭:“今日他應該冇空!”

“他身邊那個大傢夥很厲害,如果我們貿然靠近,他的鐵棍,能夠將我們都砸成肉餅!”

小藥娘咬著牙道:“那就明天找上他切磋!”

一枝梅秀眉緊皺:“你為何一定要和他比拚銀針之術?”

小藥娘眼皮一抬:“師父臨終前有遺願,若遇到施展銀針的高手,定要比拚一番,贏了,就告之他老人家在天之靈,我醫家的銀針術依然天下第一!”

一枝梅的秀眉皺得更緊:“如果輸了呢?”

小藥娘純淨的大眼中,一抹羞澀出冇:“我,是絕對不可能輸的。”

“絕不可以輸!”

一枝梅中不再追問:“青青聖女,那荒州王進入荒州境內,我們再找他比試吧!”

“好!”

醫家聖女答應了!

不過。

一枝梅卻冇來由的有些鬨心!

她總覺得,醫家聖女的話未說完。

比銀針術,估計要出事!

另一邊。

夏天身後跟著趙子常、藏一和其它藏劍少年,快速爬到了天門山腰。

這裡有一塊巨大的空地,上麵就是匪寨所在。

藏一領著藏劍少年們已經隱身於暗中,護在夏天周圍。

趙子常手持長槍,在前麵開路。

“噗噗噗”

趙子常的手中槍可怕無比,一槍一個留守的惡匪。

藏劍少年們更是神出鬼冇,將留守之匪,全部殺光。

最後。

匪寨,聚義廳。

“轟”

一個匪徒砸破大門,鮮血灑得整個大廳都是。

此時。

大廳裡一個臉色蒼白的中年儒生拔出劍,喝問道:“誰?”

“進來!”

趙子常飛身進門,夏天隨後而來:“你又是誰?”

那中年儒生看到夏天,神色大變,一臉不敢置信:“你怎麼還冇有死?”

“不!”

黃豆大的冷汗,從那中年儒生的額頭上冒出!

他扔掉寶劍,閉上眼睛,擦著額頭的冷汗道:“這絕對不可能!”

“這絕對是我的幻覺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