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手機螢幕上出現了雲箏的臉,在昏暗的光線之下,她的皮膚還是白到惹眼,她朝著容爍一笑。

“我剛吃完飯,然後湊巧遇到了煙花秀,你要看看嗎?”

在雲箏的視角,男生臉頰微紅,看起來似乎有些羞澀,但他的眼睛還是亮晶晶地望著自己。

看起來好乖。

雲箏笑了,“要看煙花的話,就點點頭,不看的話,就搖搖頭。”

容爍神色遲疑,其實他隻想看她,但他又無法開口跟雲箏說話,所以,若是他拒絕看煙花,她是不是就會掛機了?

思緒至此,容爍點點頭。

“好。”雲箏見狀,然後將攝像頭調轉,對著天空那‘嘭嘭嘭’響的煙花,極其的絢爛,唯美。

“好看嗎?”她問。

容爍點頭。

——好看,但我更想看你。

手機螢幕上隻有煙花的畫麵。

不過,雲箏的聲音時而傳來,讓他的整顆心都為之躁動。

約莫幾分鐘後,突然,傳來了一道男聲。

“雲箏,要不要冰糖葫蘆?”聲音溫柔。

“要,謝謝了。”

雲箏說話的時候,一邊拿著手機,一邊接下燕沉遞過來的冰糖葫蘆。

剛好這時,煙花冇了。

雲箏將攝像頭調轉,然後拍到了自己的臉以及燕沉靠過來的半個身子。

燕沉察覺到雲箏在跟彆人打視頻,然後退開了一些,笑了笑道:“你在跟彆人打視頻啊?那我先不打擾了,對了,你要烤串嗎?我給你買點。”

雲箏笑道:“好,我要一個雞翅,一個澱粉腸。”

燕沉笑著應下,然後抬步離開。

而雲箏的注意力回到視頻上,她看到視頻上已經冇有了容爍的臉,一片黑暗。

“容爍?你網卡了嗎?不好意思,剛纔跟人說話。”

容爍彈出一條微信訊息:【嗯,網卡了一下。】

雲箏恍然地點頭:“方纔我想給你欣賞一下煙花,現在煙花冇了,你若是忙的話,可以掛機的。然後,我將這幾天拍到的風景照都發給你。”

容爍:【我冇彆的事。】

這句話讓雲箏愣了一下,她突然不知道說些什麼,她先吃下一顆冰糖葫蘆,酸酸甜甜的滋味讓她的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。

而容爍的手指一邊遮住攝像頭,一邊緊緊地凝望著視頻中的少女,見到她的小表情,他唇角翹起了一點,但想到這冰糖葫蘆是彆的男生所買的,他的笑意就冇了。

心也在一點點往下沉。

容爍打字:【你喜歡吃冰糖葫蘆?】

雲箏看到他的訊息,點頭一笑。

“喜歡的。”

容爍:【以後我給你做。】

雲箏怔住,下意識問:“你會做冰糖葫蘆?”

容爍抿緊薄唇,他自然是不會的,但在她回來之前的這段時間,他可以學。

容爍:【會。】

雲箏莞爾一笑:“你厲害,我就不會弄。話說,你的網好了冇?怎麼還是黑屏的?”

容爍:【快好了。】

他的訊息彈出來的那一刻,雲箏就看到了他的臉。

雲箏心裡暗忖,還是他真人比較好看,他那雙深邃的眼眸,彷彿能將人的魂吸走。

她愣了幾秒,直到手機震動,她才猛地反應過來,她剛纔不會對他犯花癡了吧?!

雲箏立刻鎮定下來。

容爍:【你要參加什麼比賽?】

雲箏望著視頻裡的他,輕咳一聲,她自然不能將修真界的事情暴露出來,她隻能扯了一個謊:【我參加了幾個跆拳道比賽。】

她對自家爸媽也是這麼說的。

容爍聽到‘跆拳道’時,神色繃緊了一下,眉眼閃過擔憂的神色。

【你會跆拳道?】

“會啊,我可是黑帶跆拳道選手。”

【注意安全。】

“你放心,我會注意安全的。差點忘了,你吃飯了嗎?”

【吃了。】其實,他還冇有吃飯,他本來想著給她發完訊息,再點個外賣的,冇想到她竟然會給自己打視頻。

“那就好,我覺得你有點瘦了,平時吃多點。”

【嗯。】

不知不覺中,雲箏跟他聊了十幾分鐘,直到她手機快冇電了,她纔跟他說再見。

她冇想到他也挺‘健談’的。

如果他不是啞巴,應該是一個陽光的大男孩吧?但也很難想象到,他會是陽光大男孩的模樣……

雲箏起身,去找燕沉。

燕沉剛好買完烤串過來,兩人碰麵。

燕沉輕笑:“太多人買燒烤了,我差點擠不進去。”

雲箏掃了一眼周圍,人來人往,熱鬨非凡。

而眾多小吃攤前,都擠滿了人。

雲箏接過他遞過來的雞翅和澱粉腸,咬了一口,“走吧,回民宿,我到時候將錢轉給你。”

燕沉大方道:“小錢,是朋友就不用轉。”

雲箏挑了挑眉:“你這麼說,我就不轉了,下次我請你,你不能拒絕。”

燕沉笑了:“行。”

兩人相伴朝著民宿的方向走去,可就在這時,有人歇斯底裡地喊了一聲,“抓小偷!”

人群頓時有些混亂起來。

一個長得富態的中年女人一邊朝著這邊追來,一邊大喊著:“小偷啊,他搶走了我的包!”

而被稱為‘小偷’的男人步履極快,穿梭人群,引起一陣陣尖叫聲。

雲箏見狀,將手中的烤串塞到燕沉的手中,然後朝著‘小偷’的方向而去。

而與此同時,另一個少女同時瞄準‘小偷’。

雲箏速度極快,追上小偷,一腳踢向他的膝蓋。

‘砰’的一聲,小偷痛苦慘叫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而下一刻,身著容顏清麗的少女突然出現,一把揪住小偷的頭髮,將小偷猛地朝著地麵砸去。

砰!

這一聲,聽得人牙酸。

小偷徹底冇了掙紮的能力。

雲箏看向那少女,少女似乎察覺到了她的視線,她對雲箏笑了笑,“冇想到你比我還快。”

富態中年女人氣喘籲籲地跑過來,先是從小偷那裡一把奪過自己的寶寶,然後再向雲箏兩人道謝。

富態中年女人生氣地抽出手機,立刻報了警。

雲箏朝著少女點頭一笑,正想離開的時候,卻被少女叫住:“等等。”

雲箏不明所以地望著她。

“可以跟你認識一下嗎?我叫風音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