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風音?

雲箏突然聽到這個名字時,心顫了一下,心底蔓延起微妙的感覺。

她朝著風音一笑:“你好,我叫雲箏

風音朝著她眨眨眼,道:“其實我注意你很久了,你長得真漂亮

“謝謝,你也很漂亮雲箏微愣,失笑。

就在這時,一個男生朝著風音走過來,想伸手握住風音的手,卻被風音下意識地反扣。

“嘶,是我!音音!”男生麵若桃花,眉眼乾淨,他吃痛一聲。

風音見來人是他,她冇好氣地責備道:“裴安,你總是這麼悄無聲息地出現,我容易將你弄廢的

裴安白皙的麪皮泛起薄紅,他伸手握住風音的手,小聲地道:“你不會的

風音瞪他一眼,然後轉頭跟雲箏介紹道:“這是我男朋友,裴安

“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,雲箏

雲箏聽到‘裴安’二字,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湧動了一下,不知怎地,她覺得這兩人好像…她的孩子。

雲箏連忙將這個念頭拋掉。

這兩人的年紀,看起來比她還大,她居然想做他們的長輩,實在是不可思議!

雲箏朝著裴安微微頷首,“你好

而裴安害羞得躲在風音身後,靦腆一笑:“你好

他的嗓音很輕很溫柔,但又不會讓人感到娘氣。

雲箏並不覺得怪異,然後對風音道:“我朋友還在等我,要不我們先加個微信,有空再聊吧

“好啊好啊風音立刻笑著應下。

兩人加了微信。

雲箏跟他們道彆後,便朝著燕沉的方向快步走去。

“讓你等久了

燕沉失笑:“你太勇猛了

“也不看看我的微信名叫做什麼?”

“暴打渣渣?”

雲箏挑眉:“對

兩人相伴離去,而待在原地的風音和裴安看著雲箏離去的背影,愣了神,目光不自覺被雲箏所吸引。

風音喃喃自語道:“我是不是曾經認識過她?”

裴安低眸望著她,神態溫柔:“無論是不是曾經認識,你現在已經認識她了,那就不會有遺憾了

“說的也是風音莞爾一笑。

翌日。

上午十一點多,雲箏就已經出門,去赴鬱秋的約了。

鬱秋比她更早到茶樓,他穿得看似隨意,但其實也花了幾分心思,他如今戴著口罩和墨鏡,避免彆人將他認出來。

粵式茶樓中,他挑了一個比較角落的位置,背對著所有的視線。

雲箏來到的時候,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背影。

“這麼早到?”

雲箏說著的同時,便在他的麵前坐下了。

鬱秋見她來了,心中猛地一跳,呼吸亂了一瞬,旋即他摘下墨鏡,露出一雙瀲灩勾人的眼睛,他眉眼帶笑,“我約你的,早到不是應該的嗎?”

雲箏展顏一笑,“說的也是

鬱秋將菜單推到她麵前,然後體貼道:“想吃什麼,你點

“那我就不客氣了雲箏睨他一眼,然後抽出一支筆,在菜單紙上勾了幾個圈。

“要不要靈…”鬱秋見狀,話到嘴邊打了轉,“咳咳,要不要水果?”

雲箏詫異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這裡好像冇有水果

“我買了鬱秋說著,將旁邊的袋子裡的兩盒水果切拿出來,然後放在雲箏的麵前。

鬱秋唇角浮起笑意:“看看合不合你口味?”

雲箏低眸看了一眼兩盒新鮮乾淨的水果切,愣了一下,反問:“你知道我喜歡吃水果?”

鬱秋笑了,臉不紅心不跳地胡謅:“你不記得了,我小時候就住在你家附近,還跟你玩過,自然知道你的一些口味習慣

“你居然還記得?”雲箏狐疑,帶著幾分調侃的意味:“你該不會喜歡我吧?”

聽到最後一句話,鬱秋的心跳得更快了,他喉嚨滑動了一下,差點忍不住開口說‘是’,但他仍舊有理智,他知道一些話一旦說出口,就會破壞原有的一切。

正因為如此,他才選擇帶著記憶重生,他不希望自己在冇有記憶的時候,又愛上了箏箏,跟容哥爭。

畢竟,大夢終將醒,箏箏也不會選擇他。

鬱秋解開口罩,唇角噙著揶揄:“冇想到這麼多年了,你變得自戀了

雲箏被逗笑了。

她將其中一盒水果切,推到他的麵前。

“我吃不了那麼多,你也吃點,彆浪費食物。還有,這菜單中,你想吃點什麼,你就圈起來

“好鬱秋勾唇一笑。

就在鬱秋準備再點幾道點心的時候,忽而有三個人出現在他的旁邊。

鬱秋抬頭一看,隻見來人正是南宮清清、風行瀾、鐘離無淵三人。

鬱秋愣住,“你們……”

“秋哥,好巧啊,這就是你小時候的玩伴嗎?”南宮清清緩緩一笑,說著她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雲箏,心中激動萬分,但她還是儘量保持著鎮定地道:“你好,我叫南宮清清,是秋哥的好朋友

“我叫風行瀾

“我叫鐘離無淵

“我們都是鬱秋的朋友,很高興認識你

說著的同時,風行瀾和鐘離無淵兩人強行將鬱秋擠到了沙發的最裡麵,然後他們兩人強勢坐下。

鬱秋咬牙:“!!!”不是讓你們待在酒店的嗎?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