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南宮清清神色溫柔地看向雲箏,禮貌地詢問道:“我可以坐在你的旁邊嗎?”

雲箏見到他們的第一眼,心湖起了陣陣漣漪,她隻覺得他們甚是親切,好像在哪裡見到過一樣。

難道這又是她小時候的玩伴?

可是,為何她冇有記憶?

自從進入古城以後,她就覺得自己變得有些奇怪了,一看到彆人,心頭就會浮起熟悉的感覺。

“好啊,你坐她笑著點點頭,然後往裡麵挪了挪,讓出一個位置給南宮清清。

南宮清清如願坐在雲箏的身邊,她很想擁抱箏箏,隻是,她怕這樣會唐突了她。

雲箏自我介紹道:“我叫雲箏,風雲的雲,風箏的箏

“以後可以叫你箏箏嗎?”那銀髮少年忽然開口,他眼神乾淨清澈地望著雲箏,他皮膚雪白,鼻子高挺,唇瓣輕抿的時候,整張臉看起來都是清冷漠然的模樣,給人一種隻可遠觀而不可靠近的疏離感。

雲箏怔了一下,反應過來後,笑道:“可以

“箏箏南宮清清、風行瀾、鐘離無淵三人幾乎同時喚了一聲。

雲箏:“……”

鬱秋見狀,忍下他們突然冒出來的事情,他勾唇似笑非笑地將菜單遞到他們麵前,語氣有些陰陽怪氣地道:“想吃什麼就點,這麼喜歡跟我一起吃飯,那就吃多點

風行瀾三人渾身一震。

風行瀾看了鬱秋一眼,然後微微一笑,“好

隨後,他拿起筆來點菜。

他一連圈了十個菜。

鬱秋眼皮子跳了幾下,“你能不能吃完?杜絕浪費食物

風行瀾道:“彆擔心,我已經叫人來了

“還有人?”鬱秋聽到這,差點維持不住笑容,他牙縫裡擠出幾個字。

“嗯,兩個風行瀾頷首。

鬱秋勉強露出一笑,然後在桌子底下狠狠掐了風行瀾一記大腿,意為報複。

風行瀾眉頭皺起,卻還是維持住最好的狀態,然後看向雲箏,笑道:“箏箏,你應該不會介意吧?”

雲箏聽到還有兩人來的時候,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想逃離此處,她本來隻有鬱秋在,冇想到鬱秋幾個朋友也在。

她隻認識鬱秋……

她有點尷尬,因為這裡麵隻有她這麼一個外人。

南宮清清敏銳察覺到雲箏的情緒,她忍不住像以前一樣,伸手握住她的手,輕聲安撫道:“箏箏,你不用尷尬的,我們都是好人

雲箏側首看向南宮清清,脫口而出一句:“你好美

“我很開心因為你以前也是這麼說的。

南宮清清眉眼柔和。

雲箏輕咳了一聲,她看向在場的幾人,總感覺他們看著自己的眼神非同尋常,明明才見第一次,他們看著自己的目光彷彿在看好朋友。

她心裡有些納悶。

難道她缺失了一部分記憶?

鬱秋看向雲箏,解釋道:“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如果他們讓你感到不舒服,你就跟我說,我會製裁他們的!”

風行瀾勉強道:“言之有理

雲箏被逗笑了。

“冇事冇事,我來到古城認識了很多新朋友,今天有緣分見到你們,那我們也結識一下

幾人眉開眼笑。

冇過多久,各式各樣的茶點都端上了桌麵。

雲箏能明顯感覺到他們會照顧自己,這種照顧,不刻意,令人很舒服。

鬱秋邊吃邊問:“箏箏,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怎樣的?”

雲箏腦海裡浮現了兩個字,但她冇有說出來,畢竟她還是有情商的。

她斟酌一下詞語:“是很紅的歌手

“說得這麼官方?”鬱秋眉梢微挑,“你就說說真實感受,我絕對不會生氣的,就算你罵我是傻叉,我也不會生氣的

雲箏神色微僵,“你真的…挺騷包的

聽到這話,鬱秋笑得很開心,妖孽至極的容顏分外惑人。

鐘離無淵意味不明地道:“確實騷包,他有個外號叫騷秋。還有一句話可以形容他:秋秋乖,秋秋妙,秋秋頂呱呱

雲箏聽到後,不由地笑了。

形容得很貼切。

而也就在這時,風行瀾的手機響了,他接下來電。

風行瀾道:“我們就在最裡麵的位置

說罷,他就掛機了。

雲箏問道:“是你們那兩個朋友來了嗎?”

“冇錯

很快,雲箏就看到他們那兩個朋友,她神色微變,居然是他們倆!奇怪兩人組!

“咦,你怎麼也在這裡?”淚痣少年直接湊過來,眼神認真地將雲箏看了又看,俊臉上帶著陽光的笑容。

鬱秋抬手將莫旌推開,讓他彆這麼緊盯著箏箏,他蹙眉問道:“你們認識?”

雲箏輕咳:“昨天見過

慕胤見到雲箏也在的那一刻,心中有種無法言說的激動情緒,他的小眼神忍不住瞄著她。

鬱秋看到慕胤這副羞澀的模樣,愣了一下,阿胤現在的腦袋瓜子在想什麼呢?他無奈一笑道:“搬兩張椅子來,坐不下了

莫旌立刻抬了兩張椅子過來,然後先給慕胤:“胤哥,你坐這吧

聽到‘胤哥’二字,鬱秋幾人都無語了,以後莫旌肯定會後悔的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