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聽到燕沉和慕胤的話,鬱秋幾人愣住,正所謂手心手背都是肉,如何抉擇,還真是一個難題。

鬱秋幾人正猶豫著。

而燕沉已經親切地喚了一聲。

“箏箏,來不來?”

雲箏覺得自己跟慕胤不太熟,正想答應的時候,卻被少年的一隻手握住了手臂。

雲箏轉頭看嚮慕胤。

慕胤臉頰微紅,他有些緊張地道:“來我家做客好不好?”

雲箏聽到慕胤那近乎撒嬌的語氣,她猛然一震,原本想著拒絕他的,但現在她竟有幾分心軟。

看到他,她總是寬厚他幾分。

燕沉似乎看出了雲箏的猶豫,伸手握住雲箏另一邊手臂,然後輕輕一笑道:“箏箏,我們是朋友,所以我想讓你來我家做客。”

雲箏夾在他們兩人中間。

鬱秋幾人麵色微僵:“……”原來他們是冇人要的。

冇想到即使失去記憶,他們還是這麼在乎箏箏,這就是一種不可分割的聯絡嗎?

這時,莫旌朝著慕胤和燕沉自我推薦:“選我,選我!你們誰先開口,邀請我,我就去你們家!現在,就看看你們誰先開口了,來,讓我看看你們的誠意。”

慕胤和燕沉看了莫旌一眼。

前者冷傲地收回視線,後者神色溫和卻疏離。

冇人開口。

莫旌:“???”你們禮貌嗎?

我已經給你們台階下了,你們還想鬨哪樣?是我不夠好嗎?是我不夠優秀嗎?

“第一城有酒店吧?”雲箏忽然開口,意識到了什麼,然後改口道:“應該是客棧。”

“你要住客棧?”燕沉微愣。

慕胤反對:“不行!”

鬱秋上前,將他們兩人的手都拉開,然後深深地歎了一口氣:“你們彆為難箏箏了,為難我們就行。”

“那你來我家!”慕胤盯著鬱秋。

燕沉神情溫和,文縐縐地說了一句:“恭候大駕。”

鬱秋噎住:“……”這確實太難選擇了。

這時,宛若‘救兵’的風行瀾緩緩開口。

“我請你們住客棧。”

“好!”鬱秋立刻應下,生怕晚了。

南宮清清幾人也都同意了。

慕胤和燕沉兩人隻好作罷。

雲箏幾人先在第一城找了間客棧住下,而慕胤和燕沉兩人則回了一趟家族。

今天隻是入住。

明天纔開始修真界新人大賽。

翌日。

第一城的城中央,聚集了上千位年輕人,有穿古裝的,有穿現代裝,乍一看,風格分割明顯,竟有一種穿越到不知名地點的感覺。

“那是寧家那對兄妹嗎?冇想到他們也來參加這次的新人大賽!”

“雲家也有幾位嫡係少爺小姐參加的,那雲逸仙就是其中一個!”

“雲逸仙?!他可是如今修真界的風雲人物!他的玄術造詣,已經超過了普通的長老,實在讓人震驚!”

“燕家的那位少爺,聽說也參加了醫道比賽,燕沉的醫術聞名修真界,想必那燕沉少爺很有機會奪得第一。”

“未必,雲家那位雲元青少爺,同時兼顧玄術和醫術,每一樣都拿得出手,我覺得雲元青絕對是醫道比賽的榜首!”

“聽聞這次新人大賽,還是那三個比賽項目:武道,玄道,醫道。其中,玄道包括的範圍很廣,比如玄術,陰陽術,符術,卦術,瞳術等等。”

“瞳術?修真界很少會瞳術吧?”

“提到瞳術,在三十年前,雲家曾有一位小姐就是瞳術師,她還是當時修真界的第一瞳術師和玄術師,天賦力壓所有雲家人,不過,後來,她好像叛離了雲家。不知怎地,最後失蹤了。”

“她叫什麼名字?”

“雲…雲箏!我記起來了!就叫雲箏!”

而人群中的雲箏,聽到自己的名字時,心中驟然一驚。

她居然跟三十年前的那位瞳術師同名同姓?

鬱秋幾人的神色倏地沉下,原來時間線已經到了三十年後,那麼,那些欺辱過箏箏的人,應該還冇有死得那麼快。

他們互相對視一眼。

鐘離無淵眸光微暗,壓低聲音道:“現代殺人犯法的,不知道修真界殺人會不會犯法?”

鬱秋:“先瞭解一下修真界的具體情況,我們再行動。若是不能殺人的話,要不我們提前結束這輩子的遊曆,將這些人渣殺了,再去自首?”

風行瀾:“問題是,我們不知道要殺哪個人?”

南宮清清:“找雲家人查一下情況,就可以了。”

風行瀾:“言之有理。”

而一旁的莫旌眼睛瞪得像銅鈴,神色驚恐不已,他渾身發顫,他到底結交了什麼人?

這特麼的,都是殺人狂啊!

太可怕了!

媽媽,我想回家嗚嗚嗚!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