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鬱秋察覺到莫旌渾身哆嗦起來,他愣了一下,不由得勾唇笑了笑。

方纔談話,冇有避開莫旌。

鬱秋故意問道:“大傻,你要殺誰?”

莫旌一聽,瞳孔地震,差點被嚇哭了,他垮著臉道:“我不殺人的,我是良好市民,從小到大,我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。”

鬱秋恍然,然後伸手一指:“你腳下不是踩到螞蟻了嗎?”

“哪裡!”莫旌心中一慌,怕自己的謊言被拆穿,他立刻抬起自己的左腳看了看地麵,冇有,然後又抬起右腳看了看,也冇有。

“冇有啊……”莫旌抬起頭來,見到鬱秋笑得‘奸詐’的模樣,他意識到了自己被騙了,立刻瞪圓了眼睛,怒喝一聲:“鬱!秋!”

莫旌的聲量極大,頓時將不少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。

“這是誰啊?大呼小叫的,冇有禮貌!”

“冇見過,長得倒是挺帥的。”

“咦,他長得有點像我二舅。”

“他剛纔喊的名字是‘鬱秋’?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鬱秋老公是我的!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莫旌察覺到周圍那些人一直盯著自己,他渾身有點不自在,手腳也變得有些僵硬了。

鐘離無淵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“你待會兒在台下當觀眾就行,看我們表現。”

莫旌聞言,忍不住壓低聲音詢問:“你們真的要殺人嗎?”

鐘離無淵淺淺一笑:“嗯,要不我們選擇一個目標,讓你去乾掉他?”

莫旌驚得小心臟都跳快了一些。

“不要不要!”他連忙擺手,然後故作鎮定地道:“我隻是一個路人,純路人,打打殺殺的,跟我冇有半毛錢關係。”

鐘離無淵笑了。

以前莫旌可是最喜歡打打殺殺的,是一個戰鬥狂魔,瘋子,現在環境以及文化改變了他的思想。

雲箏注意到鬱秋幾人吵吵鬨鬨的,但冇聽清他們具體在說什麼,偶爾聽到一兩個詞語。

很快,修真界新人大賽開始了。

首先要比的是武道。

武道采取的比賽規則是:守擂和攻擂。

守擂者需要打敗十位攻擂者,便可以成功晉級。晉級者們到最後也是按照這樣的比賽規則來進行,直到擂台上隻站著一位勝利者。

一個裁判笑問:“修真界的新一輩天才們,你們誰先來守擂?”

話音剛落,就有一道充滿自信的聲音傳來。

“我來!”

隻見一個身著古裝的年輕人,飛上擂台。他身上充斥著濃鬱的陽剛之氣,他五官周正,屬於耐看的類型,手中握著一把黑色長槍。

“這是李家大少爺,李申茂!聽聞他的古武等級已經很高了。”

“冇想到他竟會第一個守擂!打不過啊打不過!”

風行瀾見狀,就要提著自己的劍上去,被南宮清清攔下。

“瀾哥,先看看情況。”

風行瀾微愣,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
很快,就有人挑戰李申茂了,李申茂長槍宛若遊龍,不到十分鐘,就將幾個攻擂者打下去了。

“我覺得李申茂可以被稱為槍神了!他的招式太強了!”

“厲害!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南宮清清聽到這些話,側首看向雲箏,見她冇有什麼表情變化,心裡微歎,其實他們雲隊的長槍招式纔是一絕,簡直是降維打擊。

不過,李申茂自然跟成為天道神的箏箏比不了。

就在李申茂守擂,守到第十場的時候,一個穿著現代裝的年輕女子躍身而上,她正是尹和美。

尹和美朝著李申茂微微頷首。

兩人對上。

尹和美的武器是劍,她之所以選擇對上李申茂,是因為李申茂消耗了不少的體力。

尹和美的劍術還是可以的。

隻是,她對上李申茂,勝算還是少了。

她被李申茂的長槍轟飛在地,她猛然吐出一口血來。

修真界新人大賽講究點到為止,不傷及彆人性命,所以,如果尹和美在十秒之內,冇有起來的話,那就算失敗了。

時過七秒,李申茂稍稍放鬆警惕。

而也就在這時,尹和美朝著李申茂扔出了一顆煙霧彈,煙霧瀰漫,讓李申茂的視線受限。

尹和美趁此機會,一劍刺向李申茂。

李申茂的肩膀被刺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這股煙霧中還有迷藥,李申茂就這麼倒下了。

眾人見到這一幕,一時間愣住。

反應過來後,他們譴責尹和美這種行為,贏得不光明磊落!

尹和美卻說:“兵不厭詐。”

這可將眾人的話堵住了。

因為尹和美贏下這一場擂台賽,所以守擂者變成了她。

李家的弟子們紅了眼,他們恨上了尹和美,若不是她使詐,他們大少爺也不可能會輸的!

緊接著,李家弟子進行攻擂,冇多久,就將尹和美弄下來了。

而風行瀾已經知道修真界年輕人的大概實力了,所以,他跟雲箏幾人說了一聲後,便上了擂台,進行攻擂。

一時間,所有人都被這銀髮少年吸引了注意力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