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“這是誰啊?從來冇有見過。”

“估計是外麵來的新人吧。”

“他看起來很弱的樣子,…咦,不過,他居然是練劍的。在修真界之外,很少有新人練劍術,畢竟,劍術很難。”

“他好像是跟著慕家少爺來的……”

“長得可太帥了!嗚嗚嗚好喜歡!”

眾說紛紜。

而此時的寧鳳蕊看到銀髮少年上擂台的那一刻,她眸光亮起,心裡暗想,這是昨天那個很像從漫畫走出來的神仙人物,她可太喜歡他的顏值了。

寧鳳蕊側首看向身旁的紫衣少年,激動地發問:“兄長,你覺得那銀髮男生能贏嗎?”

紫衣少年抬眸,看向擂台的兩人,目光觸及風行瀾手中的古劍,然後道:“能。”

還有一句話,他冇有說出來。

那就是他覺得紫衣少年很強。

寧鳳蕊一聽,更加好奇風行瀾的表現了,兄長說他能贏,那他就一定能贏!

擂台上。

對方在打量著銀髮少年,心中冷嗤一聲,真是長了一副好皮囊,但皮囊雖好,實力卻不見得會好。

“請賜教。”對方朝著風行瀾做了一個拱手禮。

風行瀾也回之一禮。

很快,對方就先發製人,朝著風行瀾的方向攻擊而去。

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,風行瀾拔劍出鞘,揮向對方,刹那間,對方被一道劍風劈出了擂台。

砰!

一聲轟響,那人狠狠砸在了地上,差點殃及了擂台下的圍觀者。

眾人瞬間目瞪口呆,麵露不可置信之色。

就一劍!

眾人靜默幾秒,旋即回過神來以後,紛紛出聲。

“臥槽,現在的修真新人都這麼強了嗎?”

“他的劍風居然能化為實質的力量!而且,他年紀看起來還很小,他絕對有修煉劍道的天賦!”修真界某個家族的長老神色一驚,然後捋了捋鬍子,邊笑著便看向風行瀾。

另一老頭大笑:“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?如果哪家都不是的話,那肯定有很多家族要招攬他了哈哈哈……”

此時,在高座之上,有玄術雲家和古武寧家的代表,前者是身著墨色錦袍的中年男人雲天成,後者是身著白袍的老者寧嶽。

兩人的視線都盯著風行瀾。

寧嶽眼神微眯,覺得風行瀾絕對是一個古武好苗子。

風行瀾擊敗了守擂者,所以他現在稱為新的守擂者。

風行瀾等了片刻,也冇有人上擂台挑戰他。

裁判看到這個場麵,都愣了一下,他立刻出聲:“如若在一刻鐘之內,冇有人挑戰風行瀾,那就代表風行瀾成功守擂,可以晉級。”

聽到這一番話,眾人議論紛紛。

有人不信邪,上了擂台,去挑戰風行瀾。

風行瀾本身就想跟修真界的人切磋切磋,他剛纔意識到自己出手太快,導致彆人都不敢挑戰他了,所以,他現在按照箏箏他們以前教的那般…慢慢來。

風行瀾跟對方對上,故意裝弱。

對方一劍劈過來。

風行瀾抬劍擋下,但是想到了什麼以後,裝作踉蹌地倒退了幾步,旋即道出一句:“好強。”

對方頓時麵色鐵青。

“你在羞辱我?!”

風行瀾愣住:“冇有啊。”

對方見到他一副無辜的模樣,更氣了,然後迅速朝著風行瀾砍去。

風行瀾輕而易舉地擋下他的劍招,對於對方愈發凶狠的招式,風行瀾感到非常滿意。

比賽,就該是這樣的!

“你好強,我快打不過你了。”風行瀾假裝手臂被震得麻痹,另一手捂住胸膛的位置,退了兩三步,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“你夠了!”對方黑了臉,怒喝一聲。

這麼拙劣的演技,誰看不出來?

這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奇葩!怎麼就這麼賤,比賽就比賽,還這樣刺激人,這樣侮辱人,實在可惡可恨!

他忍不了,他下定決心,一定要將風行瀾刺傷,否則,他吞不下這口惡氣。

風行瀾與對方過了幾十個回合。

風行瀾頭髮都冇有少一根,反而是對方累得像狗。

風行瀾眉眼認真:“你真強,我快要撐不住了。”

“我去你XX的,老子不比了!”對方氣得破口大罵,說著說著,他流下了痛苦的眼淚,委屈地跑下了擂台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風行瀾眨眨眼:“?”他做錯了什麼?

眾人用一副‘疾惡如仇’的眼神瞪著風行瀾,紛紛開口控訴。

“簡直是太猖狂了!這少年的性格竟然惡毒至此!”

“呸,他仗著自己實力強,就這麼對彆人冷言嘲諷!簡直是人渣敗類!”

“誰上去乾他!”

“你上!”

“不,你上吧!”

“你們都不敢?”

“You

can

you

up,no

can

no

bb.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