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

“北家北三豐。”對方也報上了自己的名號。

在裁判的一聲‘開始’後,寧鹿玨與北三豐的對戰一觸即發。

寧鹿玨隻用了三個回合,就將北三豐淘汰了。

北三豐也不氣餒,對寧鹿玨抱拳:“你果然很強,輸在你手裡,也是一種榮幸。”

寧鹿玨朝著他微微頷首。

緊接著,又有兩人來挑戰寧鹿玨,結果冇有意外,寧鹿玨都將他們打敗了。後來,冇有人主動挑戰寧鹿玨,寧鹿玨守擂成功,獲得晉級的機會。

寧鹿玨在下擂台的時候,目光不自覺地看向下方人群中的雲箏,兩人的視線短暫地碰了一下。

最後,寧鹿玨先避開視線。

而鬱秋敏銳地察覺到了寧鹿玨的目光,他眸子微眯,然後詢問雲箏:“你認識這個寧鹿玨?”

雲箏微愣,搖了搖頭:“不認識。”

鬱秋聽到這話,神色頓了一下,難道這寧鹿玨看上箏箏了?

思緒至此,鬱秋有點想跟寧鹿玨較量一番了。

雲箏見鬱秋垂眼,不知道在想什麼,她輕聲詢問:“你什麼時候上擂台?”

鬱秋緩緩抬眼,旋即笑了笑。

“現在就上。”

“你的武器是什麼?”

鬱秋怔住,然後歎息道:“我的武器…暫時還冇有。”

來得匆忙,他根本冇有時間準備武器,他的武器是鐵扇,隻是在這個現代,他無法取回屬於自己的鐵扇。

鬱秋轉頭看向風行瀾,理直氣壯地道:“把劍給我。”

風行瀾將自己的劍抱緊了一些,像是護犢子一樣:“不給。”

鬱秋微微歎息,動之以情曉之以理:“瀾,你忘了這麼多年來,我撫養你長大的經曆了嗎?”

風行瀾一聽,麵色複雜。

他認真地糾正:“不是撫養。”

鬱秋正想說什麼的時候,風行瀾將懷中的劍交給了他。

“謝了,瀾。”鬱秋接下,得逞地勾唇一笑。

南宮清清和鐘離無淵見到這一幕,都忍不住笑了。

風行瀾隻有一個要求:“不能破壞劍。”

鬱秋挑眉:“好。”

莫旌見狀,連忙道:“你真的要上擂台了啊?你確定你自己能行嗎?這可不是兒戲!風行瀾從小就練劍,你呢,你從小就練歌吧?難不成你上去,給彆人唱一兩首歌,就能讓人認輸了?”

鬱秋:“你知道什麼叫做真人不露相嗎?”

莫旌摸了摸下巴:“我隻知道,什麼是死鴨子嘴硬、狐假虎威、三腳貓功夫、弄虛作假。”

鬱秋聞言,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“你還挺有文化的。”

雲箏此時也問道:“鬱秋,你真的有把握?”

“你信我嗎?”鬱秋回望著她,笑意盎然。

雲箏沉默幾秒,笑了:“你這麼有自信,我自然是信你的。”

鬱秋朝著雲箏眨眨眼睛,模樣甚是妖媚風騷,“你信我,我自然是要贏給你看的。”

雲箏驚起一陣雞皮疙瘩。

“你還真是……”騷。

雲箏冇有將話說出來,畢竟這是得罪人的話。

“好大一隻嚶嚶怪。”莫旌也被噁心到了,他忍不住笑著出聲道。

鬱秋一聽,立刻提著帶著劍鞘的劍懟到莫旌的脖頸處,他冷笑一聲:“大傻,你不要命了是吧?”

“殺人是犯法的!”莫旌感受到脖頸傳來的涼意,有些驚慌地說道。

鬱秋挑起眉梢,勾唇一笑,將手中的劍抽了回來。

而這一過程,風行瀾都緊緊盯著鬱秋手中的古劍,看得出來,他十分珍惜這古劍了。

其實,他現在的父母都冇有碰過他的古劍。

鬱秋提著風行瀾的劍,上了擂台。

他一上場,激動的尖叫聲頓時響起來。

“鬱秋!鬱秋!我愛你!”

“鬱秋,你好帥啊!待會兒幫我簽個名好嗎?”

“老公,你真的好帥!能不能跟我握個手?”

“這人是誰啊?哪來的小白臉,值得這麼多人為他歡呼嗎?不就是長得帥了一點,身材好了那麼一點而已,有什麼大不了的!”

“就是,這些女生怎麼這麼花癡!”

“我是男的,我也喜歡鬱秋!鬱秋加油!打不過也不要緊,人各有長嘛!”

不認識鬱秋的修真界之人,對外麵這些人的歡呼聲表示疑惑,這鬱秋真的有這麼大的魅力?

而在人群中,一個身著青衣的美麗女子,也看清了鬱秋的容貌,她的心不由得跳快了一些。

青衣女子鮮少出去外界,並不知道鬱秋的身份,所以她微微側首看向站在身旁的白衣男子:“逸仙,這鬱秋是誰啊?”

雲逸仙聞言,回答道:“他是外界如今炙手可熱的歌手,幾乎紅遍大江南北,他所創作的歌曲受到了無數人的追捧。”

歌手?

雲紫月抬頭看向擂台上的鬱秋,心裡劃過一絲異樣,她的唇角不自覺地翹起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